空城唯鸢

weibo:http://weibo.com/echoleeyy

—— 一页台北,我们都是写故事的人

    时间倒回到2012年1月30号,我在成都的双流机场等待飞向广州的班机,那天的天气不太好,有好几趟的航班都已经取消,我在心中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轮到我的这班。四年来,在双流机场起起落落,下一个目的地不是北京而是台湾,做惯了漂泊的人,突然有那么一刻很厌恶离开的感觉,收起行李箱登机,我知道,这一次的旅行既是一次交流学习亦是在向我的学生时代告别。

   当梦照进现实——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从小学到高中的地理课本,历史教材,台湾在一个传统的大陆人眼中看来,充满了神秘色彩却又那么熟悉。我的大学室友即是台湾宜兰人,他们全家常年居住在上海,但每年仍会返台一次,父母亲的养老保险都买在台湾,台湾称之为劳健保。如果说念大学之前还对台湾偶像剧和明星充满向往,和室友从大一聊到大四,台湾在我的眼中变得简单而纯粹。到达台北,天飘着小雨,微冷但比起北京的刺骨寒风绝对是宜人的冬季,后来在台北的4天,基本也是每天下雨,台湾本地人冻得要死,不时感慨,你们来的真不是时候,台北没这么冷过,我想如果他们去了冬天的北京,肯定会有想死的心情。满目的绿意,有点拥挤的街道,戴着口罩的路人,飞驰而过的机车,繁体字的广告招牌,台妹发嗲的声线,老一辈的人夹杂着闽南语的闲谈,每个人都很礼貌地待人接物,这就是我眼中的台湾,只是无论是人还是物,都让我看到日本文化遗留下的影子。就像每一段历史不会风轻云淡地横向发展一样,每一个地方的文化,它在纵向沾染了属于它自己的特色。当我和台湾朋友聊起北京的交通之时,说到在北京堵上一两个小时肯定会让你们很崩溃,他们会很骄傲而自豪地告诉我,台湾绝不会这样,台湾虽小,但是五脏俱全。

    第一次亲密接触台湾,有老朋友有听得懂的台湾国语,无论我们的声音再怎么嗲也一眼能看出来你是大陆客,但是她让人感到很踏实很安全。

    十天的环岛旅行——从垦丁到台北

    环岛绝对不能错过的必须是夜市,高雄的瑞丰夜市,台中的逢甲夜市,台北的士林夜市,士林夜市虽然名声很响,但是经我这样一个外来人的眼睛看来,逢甲和瑞丰才让我真正看到了台北的夜市,拥挤凌乱人声鼎沸,或者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去到老的士林,只是看到在新近装潢规整下的台北夜市。

    混迹在台湾的夜市,看贴着厚重假眼睫毛的台妹,小S节目里面所讲到的化了妆就跟带了一张面具一样不是吹的,夜市风情,依依呀呀伴着邓丽君的老歌,像是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我嚼着槟榔听你说着我听不懂的台语。听闻台湾的夜市可以开到十一二点,比较我们单调枯燥的夜生活,顿时痛心疾首什么才叫“生活”啊。台湾夜市的小吃种类很多,但是对于一个对美食挑剔惯了的四川人而言,只有盐酥鸡和绵绵冰让人垂涎,其他的,我只能说,台湾人的生活很健康应该会比较长寿吧,少盐少油的料理方法,大陆的同学们真的是比较重口味。回北京后,某次在西单大悦城的一家冷饮店吃到抹茶绵绵冰,入口即化,清爽淡雅的感觉瞬间像是又到了台湾。

    在台中,朋友帮忙借到三台机车,非常有幸地感受了一下台湾的机车文化,在大陆骑过电动自行车的自己自以为长得差不多骑起来应该也差不多吧,谁知道,40码的速度就足以让人心惊胆跳,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之时,只能紧闭双眼抓紧前面的朋友,错过了一场一场的风景,电视剧里拍摄的男主角载女主角的唯美画面果真是用来骗小朋友的,在每一个红绿灯路口,穿梭在各种机车之间,不禁暗自佩服他们的勇气。

    去过大陆的很多个城市,常常有这样的感受,除了标志性建筑,其实每座城市都差不多,特别是一些省会城市。走进台湾虽然没有异国他乡之感,却也实在感受到了很大的不一样,最主要的就是店员的服务态度,每一句声调上扬的“欢迎光临”都会刺激我们的购物欲,热情地让人随便试吃,这样的情形台湾土著去了大陆肯定会非常不习惯。这样卖服务的营销理念,不禁让人想起北京的海底捞。

    当每一个教科书里才会出现的景点陆续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才能开始真正理解她为什么要叫做宝岛,我家乡的省会是成都,常常被称为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对于台湾我想也是一样,并且她比我的家乡更具有包容性。

    台湾媒体——你我眼中的新闻人

    在台湾的十天,电视媒体整天都在报道日本艺人Makiyo的打人事件,所作的新闻调查让人感慨台湾媒体的成熟,在另一个方面来讲却是资讯的匮乏,如果我是一个电视迷,肯定要崩溃。

    在世新大学听赖校长讲到台湾媒体,正面肯定了台湾媒体的自由,在另一面质疑了台湾媒体的娱乐,没有在做真正的新闻。作为根正苗红的新闻学专业的学生,我用了四年的时间来学习新闻,学会了陆定一对于新闻的定义,但是也始终无法去定义什么才算是新闻。泛娱化迎合了市场的需要,但是作为第四权力媒体的公义性我不知道台湾媒体会如何把持与坚守。

    联合报所倡导的正派办报让人很感动,让人想起了曾任大公报主编的张季鸾先生,只是在当下“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新闻理想或许会显得很虚妄。久闻台湾媒体市场的混乱,在大陆不断爆出封口费事件,新闻集团窃听风云不停的情况下,年轻的一辈开始思考华人新闻的未来,就像浮士德的悖论一样,在金钱与理想之间,我们为之向往的“铁肩担道义妙手着文章”该怎样延续。

    再者,在台湾的十天,发现台湾媒体关注的基本都是岛内新闻,资讯单一匮乏,营养价值也甚低,所以也间接导致了岛内学生的视野狭窄,这大概也是由于台湾的国际地位所决定的吧。

    传承中的中华——宗教与文化

    从大一到大四,我的台湾室友在每次饭前都会祷告半分钟左右,在这半分钟的过程中,我会默默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从最开始的好奇到后面的习惯,她是基督徒,从小接受受洗,因为他们全家都是基督徒,去她家做客,在用餐的时候,她的妈妈会大声地念出来祷告词,她给我看她小的时候在家里做团契用的各种书籍、道具与照片,这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好在我们的国度有了十足的进步,这样,我们在外面用餐也不会有人讶异于她的祷告。

    在艋舺 的龙山寺,我看到虔诚地市民合掌站在佛陀面前,没有繁复地跪拜过程,只是口中默念,静静地站着,当时天下小雨,整个氛围庄严而肃穆,我想那是信仰的力量能够让内心强大与平静。

    虽然隔着两岸,但是关于台湾的书籍和电影却也没少看,那些电影中出现过的名字,花莲、九份、宜兰、阳明山等等,很遗憾没有机会去一一拜访。去台湾之前认真拜读了齐邦媛老师的《巨流河》,让我带着文化传承的疑问走进台湾,十天的时间非常短暂,但是让我有模糊的感受到,如果说中华文化在大陆有着明显的断代,那么因为当时从大陆到台湾的一帮文人学者,让中华文化在台湾有了延续和完整,从用字到台湾人为人的恭俭温良都无时无刻不在延续着华夏文明。跟台湾的师长聊到关于孔孟文化在台湾的现状,她给我的描述是虽然台湾的学生可能并不知道孔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在他们的整个学校和家庭教育中,从形式到内容上都在给他们传递孔孟思想,我想这对于大陆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教育案例,我们做了那么多形式大于内容的事情,一直在追随却从未实践。关于孔孟文化与教育,作为才疏学浅的自己实在不宜多谈,以上仅仅是自己的一知半解。

     那些年那些人——朋友不问“出处”

      写下这个标题,是因为某个小朋友的一句话。,在我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台湾之际,感慨买的纪念品实在有点多,行李过重,一位小朋友说到,当然了,你是出国嘛。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又继续闲扯其他,收拾她自己的东西了,却对我自己有着深深的触动。在垦丁的晚上,和几位朋友在雅客之家通宵达旦聊至天明,从爱情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伦理,两种不同社会制度下长大的青年互相试探与沟通,从开始的拘谨到后来的畅所欲言,我们真的没什么不一样,一样的愤世嫉俗,一样的对前途未来感到迷茫,一样的为爱情友情而纠葛。一直以为,去一个地方,如果你不能跟那个地方的人做一次深度交流,理解他们的认识与想法,那就基本等于没有到达过那个地方,就像是我们要去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如果你没有去过菜市场那么你永远不能走进他们真实的生活一样。不管未来怎样,那些我们在当下体验过的快乐,事后回想起的甜蜜,都会给我们的友谊一个至死方休的理由。

    走进台湾就像一场游戏一场梦,让我在真正成年之前还能做这样一个美梦。我们用镜头和回忆记录下我们的青葱年华,那些没有任何杂色的嬉笑怒骂,就像那一场开在垦丁海边的烟花,绚烂夺目,胜过生命的刹那芳华。

 

评论(2)
热度(20)
  1. ZHUZHU空城唯鸢 转载了此文字
  2. 上善若水8692空城唯鸢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空城唯鸢 | Powered by LOFTER